并肩成king

“肉酱意饭你吃吗?” “啊呜,好好次沃”

微信头像

  李易峰看着陈伟霆新换的微信头像有些蛋疼,不,准确来说是菊花疼。陈伟霆头像几年不换一个,从古剑认识加他的时候头像框就是一个欧美美女笑得灿烂。八卦之王马兰兰很显然也发现了这一惊天大变革,私信了李易峰问他哥咋换了头像,李易峰手上的速度明显快过思维,分分钟诠释一秒钟拉黑。

这,不能说。


马兰兰捧着手机傻了眼,马兰兰很委屈,但他不说。  

  当初李易峰终于得愿以偿看到陈伟霆请求添加的信息时,心里面炸开了花,看吧小爷魅力多大,香港来的潮boy又怎样,还不是拜倒在他的牛仔裤下,啊哈哈挖卡卡卡,我们的傲娇小金牛在自以为晾了对方几分钟后终于加了潮boy。看到潮boy的头像时,李易峰心里的活动有些复杂,原来他喜欢这种类型?一般般啦也不怎么样啊还没小爷好看,可是心里面总是酸酸涨涨的,有什么要呼之欲出,烦燥地揉了揉头发,把手机一把扔在床上,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潮boy给他发的信息:峰峰你的头像好帅!*^_^*
 
那时李易峰的头像是他角度神秘的自拍。

  等到活色他俩终于在一起的时候,李易峰还拐了十几个胡同弯问他以前是不是喜欢大眼睛的欧美美女,陈伟霆一脸懵逼,回忆自己最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,回想无果,只好使了最保险的一招。

  “没有沃,峰峰我最喜欢你!真的!其他人我看都不看一眼!”

  “谁知道呢,你……嗯嗯”
  一个法式么么哒把李易峰迷得忘了要说什么,此事就暂且放下了。

   俗话说不作不死,李易峰同学就是不信这个邪。昨天李易峰又留意起了这个碍眼的头像,仗着陈伟霆还在香港陪妈妈,发了一条信息给他:

威廉,你不觉着你头像显得你整个人都很娘炮么

第一分钟,陈伟霆没回,李易峰安慰自己他肯定没看到。第三十分钟,李易峰有点方。第一百六十分钟,李易峰又发了一句:

哈哈威廉我开玩笑啦

没回。


死了死了,李易峰急得坐立难安,他威廉哥是天蝎座啊!

  李易峰怀着忐忑的心情好不容易睡着了,又迷迷糊湖听到开门的声音,李易峰被隔着被子压着,那个人用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说,
 
  “峰峰,你说你男人娘炮,嗯?”

  李易峰被惊醒了,急急伸出手环着陈伟霆的脖子,亲了一口嘴角,解释道“没有没有,威廉我开玩笑的!”
  陈伟霆不听,把手伸进被子里摸索着解开李易峰的睡衣。

  做了多少次李易峰不记得了,只记得在他身上起伏的那个人最后说了一句:“李易峰,我爱你。”

  好吧,我原谅你啦。

  李易峰睡到十一点才起来,摸了摸身边,陈伟霆还在睡,凑到他脸上亲了一口,摸出床头柜上的手机,点开微信,陈伟霆几年不换的头像变成了他。

  对嘛,小爷最好看了,算你有眼光。


再亲一口,mua!

你吃萝卜糕吗

  李易峰全副武装走得虎虎生风,让人丝毫不会怀疑他是做了些什么不能说的事。实际上,李易峰心里略有紧张,他躲过了经济人向剧组请了两天假,现在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振动,他觉得自己像个逃课的孩子,幼稚得不可理喻,但一想到即将要见到的那个人,口罩下都忍不住笑出了猫弧。晃了晃手里特意买的萝卜糕,确认一下酒店的房间号,咚咚咚地敲了门。
  “威廉!我好想你啊!”
  略过呆住的陈伟霆,李易峰自顾自地走回去,啪地一声关上了门,就突然被人从后面使劲推到了墙上,他嘴唇还微张着,那个人的舌头就急急地伸进来,啧啧有声,真是色气得不行。到后面还是温柔了下来,陈伟霆缓慢地舔舐着他的牙齿,然后是舌下软肉,上腭,无一不顾及。一记缠绵的深吻,好像把两个热恋中的人对对方的思念都表达了出来,我很想你,我也是。
  结束了特别的打招呼方式,李易峰还有些气喘,把萝卜糕放在床上柜上摆好,转身就抱住了陈伟霆。
  “峰峰,你怎么会来?”说完蹭了蹭李易峰的侧脸。
  “想你啊,就来了”
  是啊,想你,所以就来了。
  “还是说你不想见到我?”嘟了嘴唇,犯规。
  “怎么会!峰峰!我最想你了!想每天都见到你,想抱你亲你艹你。”明明是最下流的言语,偏偏讲得一脸真诚。犯规。
  “哎哎哎,扯远了!你看,我带了萝卜糕,你想吃萝卜糕还是,吃我?”
  再不上就不是男人了,于是他也这么做了。

  可怜的萝卜糕,没人疼没人爱的。
 

侵删,来源看水印